EN

ITC

明宪宗时,由于此地交通便利,官宦过往,商贾云集,驿差穿梭,其可驻马投宿的客栈、马店甚多,故获“驻马店”称谓。而如今,驻马店可谓是当代中国最魔幻的地名,江湖流传“十亿人民九亿骗,河南人民是教练,总部设在驻马店”,作为土生土长的驻马店人,崔巍先生此次来到ITC读书会,以亲身经历讲述对中国四线城市的认知,帮助大家揭开这座城市的魔幻与现实,为自己的家乡正名。

在“那个”驻马店市长大的崔巍先生始终是一个复杂的综合体。他出生于洪河畔的乡村,法国求学后又在特大城市上海安家;他从港股公司开始自己的千亿国际登录生涯,游走于民企、世界500强的同时又两进国有体制;他做过VC,也做过母基金……那些对于事物全貌认知的兴奋驱动他反复尝试着对立面的人生。

在中国,城市的知名度往往取决于城市等级。长期以来,北上广深轻松收割着大部分流量和关注度,灯光之外的小城市只能默默无闻,但驻马店是个例外。
随着互联网的发展,那些隐迹的亚文化逐渐出圈,成为全民网暴和相互引战的议题之一。在不时出现的骂战中,驻马店成了那个最受伤的那个角色。

历史上曾有两件发生在驻马店的事情,震惊内外,一件是“七五·八垮坝”事件。从中国水患灾害空间分布特征来讲,黄河下游的郑州-开封以南以及长江中游洞庭湖-武汉一带的狭长区域是中国水灾规模的重心,而位于伏牛山和桐柏山相交的喇叭口附近的驻马店正好位于此区域。1975年8月8日,凌晨,震惊世界的溃坝拉开了序幕。据记载,溃决时最大出库瞬间流量为7.81万立方米每秒,在6小时内向下游倾泻7.01亿立方米洪水。最终,此次大洪水造成驻马店地区400万人受灾。根据驻马店地委官方数据,“各种财产损失达34.7968亿元。”

另一件便是驻马店的艾滋病村现象。上世纪90年代,在利益的驱使下,大批非法采血站开始有偿采集血浆。当时,献血者每人每次可领50元,最巅峰的时期,整个河南省血站超过230家,仅驻马店就有39家。由于违规操作与器械消毒不严格,艾滋病病毒很快开始在卖血人群中大面积传播。按照1999年11月和2001年4月国家卫生部门的调查,43%左右的卖血者感染了艾滋病毒。当时,河南省拥有艾滋病人100人以上的重点村为38个,而驻马店下辖的上蔡县就占22个。其中,上蔡县文楼村3211名村民中,被检查出的艾滋病病毒携带者就有678人,文楼村也成为最早被媒体公开艾滋疫情的村庄,“艾滋病村”之名开始流传开来。

2004年,“四免一关怀”政策开始实施,即向艾滋病感染者免费提供抗艾滋病病毒治疗药物、免费匿名检测、免费实行母婴阻断,对艾滋病患者的孤儿实行免费上学,使孤寡老人得到照顾关怀。如今,曾经的艾滋病村已经逐渐走出阴霾,经济发展也呈现出欣欣向荣的好势头。

从“亩产一万斤”到“冬至节过了整三天,主耶稣降生在驻马店”,各种主流文化无法理解的魔幻生活自有其诞生和繁衍的根基。崔巍先生从历史、地理、人文等角度析毫剖厘,透过自己的成长经历,娓娓道来解释了那些像驻马店一样的地域文化所形成的原因。对于来自国内另一槽点大省的笔者来说,在听崔巍先生的演讲,就像照了一面镜子。
一方土地养一方人,深居其中不知会,但离开小城故乡,来到北上广再远观自己的家乡时,有一种意识的觉醒,那就是提醒我们每个人都应该培养自己观察这个世界不同性的能力。

最后,崔巍先生给大家推荐了一本《驻马店伤心故事集》,这是一部精心架构而成的文学作品,分为“病人列传”和“cult家族”两部分,在虚构与非虚构间取得了巧妙平衡。作者郑在欢从自己的记忆出发,对亲人、伙伴、乡邻进行了细腻而又克制的描写。他解释了在他成长的过程中出现在身边的人们,某种程度上也解释了自己,解释着这个时代。
 
下一期,我们将邀请复旦法语系老师Vanessa为大家带来《小王子》这部经典儿童文学的解读,欢迎大家踊跃报名,提前锁定前排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