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

ITC

“只有少数人,年少时就决心要让世界记住自己的名字。而更少的人懂得这样一个道理,要真正做到这一点,最好的方法是永远别要求世界记住他们的名字,而是用自己的一生去说话。”
”  

10月25日晚,ITC外部演讲嘉宾李洋先生为大家带来了《维特根斯坦|以天才为责任》一书的分享,该书作者瑞•蒙克把维特根斯坦的生平和哲学融为一体,克服了哲学研究与回忆录这两类著作“不幸的分离”,书中描绘了一个活生生的维特根斯坦在思索,而不是通常对那些不连贯的笔记的枯燥解释。在作者笔下,支配维特根斯坦生活的目标不是逻辑、语言或世界观问题,而是“天才的责任”。

路德维希•维特根斯坦,犹太人,哲学家,出生于奥地利维也纳省,逝世于英国剑桥郡,享年62岁。他是20世纪最有影响力的哲学家之一,其研究领域主要在数学哲学、精神哲学和语言哲学等方面,曾经师从英国著名作家、哲学家罗素。他在生前出版的著作不多,包括有1篇书评,1本儿童辞典,和1本75页的《逻辑哲学论》。

成长于一个天才辈出的家庭,维特根斯坦幼时被视如平庸。年轻时代的他按照父亲的意愿选择了机械工程的职业,却无法抑制对哲学的热情。一种对生命的责任感猛烈折磨着他:如果生命不是用来奉献给一种天才的创造,那么生命有何意义?这感觉让他无数次绝望而欲自杀。直至遇到罗素,绝望感才稍许缓解。

在耗费十年精力完成《数学原理》这一著作之后,罗素认为自己对技术性哲学的贡献已经到此为止了。他迫切需要一个新人来接续他所开创的事业,适时出现的维特根斯坦正是担负这一责任的最佳人选。如果不是罗素,整个人类世界将失去一种被颠覆的可能。

一旦对责任有了更深的理解,维特根斯坦决心成为一个不隐藏“自己之所是”的人。在这一点上,他有别于大多数哲学家。支撑多数哲学家的,往往是对未知领域的好奇心,或是建构理论体系的雄心,而维特根斯坦选择哲学只是为了服从忠实于自己的责任,忠实于八岁时他问自己的那句“当说谎对自己有利的时候,为什么对自己说实话?”他寻求的不是渊博的知识,而是目光清晰与内心澄明。成为一个“得体的人”,始终是维特根斯坦的目的。

为了发现“自己”,他参战,去乡村教学,把家庭附赠的巨款全部捐出,并刻意远离亲人。一战的时候,维特根斯坦加入了奥匈帝国的军队,期间他重点阅读的是托尔斯泰的《福音书概要》和陀思妥耶夫斯基的《卡拉马佐夫兄弟》。这些阅读表示着,维特根斯坦开始检视哲学与伦理的关系。这些内省包含在《逻辑哲学论》的结尾部分,并且浓缩成开篇那句著名的断言:“凡是能够说的事情,都能够说清楚;凡是不能说的事情,就应该保持沉默。”

当他1919年离开战俘营,五年时间带给他的,不是逻辑,而是对死亡、苦难和命运的反思。正如叔本华所说,哲学思考往往源自于对不幸的逼视。维特根斯坦自问“当你死时谁为你哀悼,他们的哀悼有多深?”,他坚称“一个表达只在生活中才有意义。”蒙克猜测,把自己的生活放进某种模式,对于维特根斯坦来说可能是一种慰藉。但或许,维特根斯坦反对形而上学的飘渺,反对实证主义的平庸,并试图建立一种基于理解的模式,不单是为自己,而是想让人类得到真实的慰藉。如此,他让逻辑融入伦理,让哲学重返生活,完成了自己的责任。

他曾说,哲学之于他,乃是始于那些“折磨人的矛盾”。与罗素式的对确定知识的渴求不同,他在哲学上的目标是解决那些矛盾,用清晰代替混乱。然而,消除这些折磨人的矛盾并不意味着关于世界/对象的本质问题得到了回答,而是我们的心智不再苦恼,停止追问不合法的问题。世界进入子夜时分,而他却充当了人类的守夜人。由于长期伴随的尖锐、炽烈以及痛楚,他较早的离开了这个世界。留下世人对他短暂又波仄的一生唏嘘不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