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

ITC

9月27日晚,ITC首位外部演讲嘉宾项瑾律师为大家带来了《美国陷阱》一书,该书作者——法国企业阿尔斯通的全球副总裁、锅炉部全球负责人皮耶鲁齐以其亲身经历,试图揭露美国政府打击美国企业国际竞争对手的事实。书中,作者不乏以阴谋论的视角,向我们展示了阿尔斯通被美国企业通用GE“强制”收购过程背后的勾心斗角,也呈现了美国如何利用《反海外腐败法》(简称FCPA)的“长臂管辖权”等工具打击美国企业的商业竞争对手的内幕。据媒体报道,华为创始人任正非先生的办公桌上,也曾摆放着这本畅销书。
 

事件始末

皮耶鲁齐2013年在美国机场被美国联邦调查局逮捕,被美国司法部指控涉嫌商业贿赂(指控他在2004年阿尔斯通印度尼西亚苏门答腊岛塔拉罕发电站项目向当地议员行贿从而获得订单)。

他所在的公司,阿尔斯通公司是一家1928年成立于法国,并在全球发电和轨道交通基础设施领先的企业。据了解,全球发电站四分之一来自阿尔斯通的设备。2013年法国境内有58座核反应堆的汽轮发电机,由阿尔斯通制造和维护,整个法国有75%店里生产设备出自阿尔斯通,甚至包括戴高乐航母的推进汽轮机。被誉为 “法国电力设备行业的皇冠”。

但阿尔斯通在2003年和2008年,都曾身陷商业腐败疑云。2003年阿尔斯通面临债务缠身,濒临破产,在时任法国经济财政部部长萨科齐的帮助下,通过政府回购20%资产才得以续命。随后靠着印尼塔拉罕发电厂的订单才得以起死回生。在2004年瑞士KPMG Fides Peat的一份审计报告中,阿尔斯通被发现利用了多个离岸影子公司转账的记录,金额共达2000万欧元。阿尔斯通同时还被发现在列支敦士登、瑞士、美国、新加坡、香港、泰国和巴林开设有账户,通过这些账户向委内瑞拉、新加坡、泰国和中国的个人账户转账,金额超过1200万美元。2008年,一名前阿尔斯通员工称,一些欧洲公司长期以来都默许向外国官员或者客户支付回扣,在上个世纪90年代尤为如此。早期,一些国家甚至规定,如果公司就此向税务机关申报,最高可以得到7.5%的减税优惠。

美国跨国公司对此曾表示强烈抗议,认为这会令美国企业处于一种极为不利的竞争劣势,这在进入发展中国家市场时尤为明显。

皮耶鲁齐在2018年重获自由之后,根据亲身经历撰写了《美国陷阱》一书。被视为揭秘了美国通用电气收购阿尔斯通一案的全貌。美国使用非经济手段《反海外腐败法》实现国家“再工业化”战略目标,帮助美国企业获利,最终通用电气CEO得以报价170亿美元收购阿尔斯通能源部门。

法律,美国的正义与武器

在整本书中,一直在提及《海外反腐败法》(FCPA),何为FCPA? 该法律制定于1977年,目的在于禁止特定个人或实体向外国政府官员进行非法支付以换取商业好处的行为。在禁止的行贿方式方面,既包括直接行贿,也包括通过第三方代理人行贿。(在阿尔斯通一案中,该公司先后通过“中间人”谢拉菲与阿兹曼联络印尼议会能源委员会成员帮助竞标成功。)在过去10年美国司法部和证监会处理过的案件中,多达93%是通过第三方行贿的。

FCPA的管辖范围有多大?简单来讲,FCPA管辖的主要有三部分:1、全体美国公民、永久居民和其他具有美国国籍的人(不论是否居住在美国),以及所有根据美国法律注册成立的公司、企业或其他组织。2、在美国证券交易所交易的美国和外国公司,不论是否在美国注册或有美国国籍。3、所有在美国领土范围内直接或间接进行腐败支付的个人或实体。前两条中,只要是美国人或者美国公司,以及在美国经营的企业都会受到美国法律管理。

但是为什么美国可以扣押在印尼进行的中间人方案的操作的外国人的皮耶鲁齐呢?因为在第三条中,根据美国的定义,任何外国人或外国公司的雇员,只要是通过了美国的邮件系统进行通信或使用隶属于美国的国际商业工具进行腐败支付,只要满足了“最小联系”,即不论是电话、邮件还是银行转账,只要和美国发生了任何联系,美国都具有管辖权。
 

 

在FCPA的海外执法上,美国不遗余力践行“长臂管辖”。很多公司都为此缴纳了巨额罚款。但特别值得注意的是,在罚款金额排名前十的案件中,七家都是非美国企业。

“他们对阿尔斯通发动的战争似乎不是简单地想要给公司定罪,他们似乎被一种道德义务、一项近乎神圣的任务驱使着,好像他们背负着消除地球上所有腐败现象的使命,或者还有其他我没有看到的原因……”

这场对阿尔斯通的收购,始于2014年,结束于2015年。本是为了完整GE电力业务的生产线但随着可再生能源的成本下降,以及全球市场油气市场的低迷,并未给GE带来相应的收益。对GE来说,可以算得上是一场灾难收购。
反观阿尔斯通,2018-2019 财年,阿尔斯通销售额为 80.72 亿欧元,净利润比上年同比增长 86.5% ,现金流也恢复正常,从 -2.55 亿欧元增加到 23.25 亿欧元。
凿开阿尔斯通事件的表壳后,我们就会发现阿尔斯通的拆分,不是源自美方因对竞争对手的恐惧而采取的攻击手段,更大程度上是市场的优胜劣汰和自我选择。

事实上,一家企业的「衰落」,外部的压力和敌对从来不是主因,真正导致企业一蹶不振的,还是自身出了问题。早在这场“美国陷阱”发酵之前,通过中间人来进行项目贿赂是阿尔斯通国际业务模式中的一直以来的顽疾;在能源业务被收购后,阿尔斯通也不失为壮士断腕,在轨交业务上重获新生。换句话说,企业要想持续发展,除了正确面对外部的困难,最终的关键还是要办好自己的事。
有的书是一本答案,有的书是一把钥匙,通过皮耶鲁齐的个人视角,我们进入了跨国商业博弈与国际政治角力的世界,也进入了司法正义与事实正义之间的混沌边界。皮耶鲁齐为我们娓娓道来的亲身故事,也许只能是事实真相的一面,这本书里留下了太多的疑问,需要我们我们自己去不断的寻找答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