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

ITC

当前中美关系处于敏感时期,人们常用“修昔底德陷阱”指一个新崛起的大国必然要挑战现存大国,而现存大国也必然会回应这种威胁的现象。
古希腊历史学家修昔底德撰写的《伯罗奔尼撒战争》提出“战争不可避免的原因是因为以雅典为首的提洛同盟的崛起与以斯巴达为首的伯罗奔尼撒联盟对其崛起的恐惧”。修昔底德所描述的这段历史提出了一个崛起国和一个守成大国之间,尽管极力避免但是迫于形势不得不发生全名冲突的宿命。
在当下国际关系中,中国综合实力的不断提升势必挑战美国的霸权地位,两千多年前的伯罗奔尼撒战争中各方势力的角力和拉锯,在当今世界中也在不断重演,为我们当下理解世界格局碰撞提供了一个镜像视角。
8月23日,ITC读书会走出上海,和一众千亿国际登录人相聚江西。此次,在见证过三次国共会谈、在国共发展的历史长河中独具一番色彩的庐山,乐乐带领大家详细回顾了《伯罗奔尼撒战争》的起源。



这场战争从公元前431年一直持续到公元前404年,其中双方几度停战,最终斯巴达获胜。
这场战争结束了雅典的经典时代,也成了希腊文明由盛转衰的转折点。几乎所有希腊的城邦参与了这场战争,战场波及了当时整个希腊语世界。在现代研究中,也有人称这场战争为古代世界大战。
其实在这场古代世界大战爆发前,纠缠其中的多方势力已有不少交集,作为未来这场战争的两大主角,斯巴达和雅典为了共同的利益和安全,也曾携手连横抗敌。但在同一地区两个政治势力碰撞之中,追逐者对领跑者的势力威胁是无法忽视的矛盾所在。战争发生之前,城邦之间暗流汹涌,两大联盟也早已在暗暗角力。


Epidamnus和Potidaea两次危机背后的代理人战争

公元前435-431年,当时属中立城邦的Corcyra与伯罗奔尼撒城邦的二号选手Corinth,因Epidamnus城邦的政权更迭爆发了正面冲突。
Corinth求助于老大斯巴达,Corcyra迫于形势危急求助于雅典。
让我们将视线拉回到当下,因二战遗留问题而引发的韩日半导体贸易战就如同当年因E城邦政权更迭而引发的Corcyra与Corinth之争。韩日半导体之战将何去何从,让我们将视线再次聚焦到两千多年前,让我们一同回顾他们当时是如何抉择的。


 
 

当时,雅典与斯巴达还处在30年和平协议中(背景描述:公元前449年,斯巴达(陆军)与雅典(海军)结盟,成功击退波斯侵略者,结束了长达50年的希波战争。古希腊文明进入了辉煌时期。随着战争结束,联盟解体。雅典在不断崛起的过程中逐步控制了诸多战略咽喉要地,给斯巴达边境线和出海口带来了不少威胁和钳制,双方之间埋下了不信任的种子。公元前446/445年,雅典远征埃及失败后导致国内内乱纷起,斯巴达乘虚而入,当时主政雅典的执政官伯利克里与斯巴达签订了30年和平协议,防治战争进一步升级。)双方都不愿意发生全面冲突,但是雅典不可能眼睁睁看着Corcyra手中当时希腊世界第三的海军落入斯巴达手中,最终选择与Corcyra并肩作战。
这一事件,是引发伯罗奔尼撒战争的第一块多米诺骨牌,现如今,中国半导体遭遇美国的全面封锁,假如当下,韩国举三星半导体来投,就好比当年Corcyra举海军投靠雅典,中国接下来将如何抉择?
冲突永远不会是局部的,当多米诺骨牌倒下第一块之后,接下来的纷争如覆水难收。
地图的另一端。Potidaea城邦,这个连接雅典和北部世界的重要战略要冲,是最初由Corinth建立的殖民地,执政者来自于Corinth,但是在战争爆发前已经被雅典纳入自己的的势力版图。
在Corcyra冲突后,雅典认为Potidaea很可能会叛变,派出军队出征P城,要求驱赶执政的Corinth人。但为时已晚,P城已开始叛乱。让我们回到当下,在P城的冲突就好比当下的香港暴乱,香港早已回归中国但其社会体系中依旧残留些许西方势力。香港独特的位置也好比连接中国大陆与西方世界的重要经济枢纽。当下亲美港独所引发的叛乱就好比当年已归属雅典的P城中Corinth人在兴风作浪。
P城独木难支,通过残余的Corinth势力求助于斯巴达,在斯巴达国王的反对下,议会最后决定介入冲突,支持Corinth。
 

 


当下香港陷入动乱,一部分香港势力必然会尝试求助于原先帮助香港建立社会体系的西方,从而直接导致中美双方站在了这场对弈的棋盘两侧。美国接下来会何去何从?
历史的长河里,不同势力和利益的相互角逐,伴随着永远不变的历史规律,演出着一幕幕似曾相识的场景。修昔底德已是故人,但伯罗奔尼撒战争警示却在每一次世界格局变动之中显现出其意义和价值。